我家前面之前有一位獨居老婦撿破爛為生,沈默寡言,喜歡參加廟裏舉辦的歌唱比賽,唱的歌老是同一首『白牡丹』。

到我高中時候,鄰居大哥哥喜歡找我一起練吉他唱歌,一天唱到『白牡丹』,我不由想到這位婦女,心裏納悶不已。

我問老爸:這女的丈夫是幾時離開的?

老爸說:好像孩子出生後就不告而別,跟別的女人走了;獨留下她與孩子。

白牡丹的歌詞是描述一位女子如何感情如一,堅貞自守。

『白牡丹,笑吻吻~~』一時,我腦中浮起她在台上唱著這首歌的情景與神態。

我彷彿聽到她跟我說:『這是我心中的秘密,我從未對任何人說過,我無悔。』


日子還是可以過下去

或許沒有歌唱比賽,我還不能了解這位女士有這段故事與心中的渴望、秘密。

她在十幾年前因為腎臟病過世了,她過世前,我一直未見她丈夫回來過。

我不曉得她是堅強?是毅韌?還是傻?

爸爸說,她靠撿破爛將她的女兒扶養長大,如今她的女兒自己在外地生活

我小時,她已經60/70多了,我沒看過她女兒

不過,她的女兒在她年老、起居不便時接妳去她家奉養。

她一生最多孤苦、清寒又寂寞。

卻又用實際的行為,讓我在無意中,了解不管人生境遇如何

人還是可以過下去。



痛苦是一種奢華

她和二位家庭同租住在三合院,一位家庭的小女孩會主動幫她綑綁廢紙箱、舊報紙,並裝上她的三輪車。

我小時最愛和鄰居大哥哥在樓上陽台上看人群,我最愛看的是三合院中的她們,一老一少綑綁著紙箱、蒐集著廢五金。

她和那位熱心的小女孩共同交織出一幅很美麗的圖畫。

但小女孩家庭在她讀國中後後就搬離該地,這位獨居女士變得沒有小女孩幫她,身影更加孤寂。

雖然,那位小女孩也常常回來看她、幫她。

但通常時候,她是單獨一個人

我居住的地方是傳統菜市場,我看過各行各類的人物,流氓、以黃牛載水肥車(喔,我真的看過)的啞吧、跛腳獨居老者、汲汲於政治椿腳的小兒麻痺患者、潑婦罵街、精神病患、煩憂事情,一夜頭髮全白(一夜頭髮全白我真的看過)等下階層人民。

這些平白百姓,沒時間想到累

甚至「被拋棄、失戀」這種屬於這世代人常見的痛楚,

對可能三餐有問題的他們,反而是一種奢華。

而這種人,很多;台灣就有很多。

吃得很省/用得很省,什麼都省


道人長短是一種『時間奢侈』

只有閒閒無事的人,才會聚在一起道人長短

這些每天要為三餐搏鬥的人,根本累到沒時間道人長短

道人長短,對他們來說,是一種時間上的奢華

喝咖啡聊天、喝酒聊天,對他們來說,是金錢與時間上的奢華

吃東西多叫然後吃不完,對他們來說很不可思議

傳統菜市場很吊詭的,下階層人民也有分等級

一種是閒閒無事聚在一起道人長短的平民

一種是貧困到老是低著頭,失去自信,也不太愛跟人抬槓的平民

這地球上某些角落人士

來不及過像我們這般一直沈溺在感情失戀的痛苦奢侈、一直計較著人我是非的時間奢侈生活

就死去

『我們已奢華太多。』

 

相關文章:

 

行走中的愛(二)Just dancing with your body & soul in wonderful way.

創作者介紹

策師精緻算命~星座、占星、八字、塔羅、易經卜卦、占卜、姓名學命理探討

柯銘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