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個人實際做過某行為,那行為很傷人。

然而,他的愛人的腦子,賦予其行為的正當性,

於是,那傷人的行為變成正當,該人也就值得原諒再接納。

 

他的愛人的腦子賦予該人不是那樣,該人是好的。

畢竟他曾經對她很好。

柯銘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8) 人氣()